马东邀蔡康永赴“生前葬礼” 李开复:选个好日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9-03-11 12:18
  • 人已阅读

  “更年老一些的我,顽强而率性;有了家庭和孩子的我,执著而坚决。” 1999年9月4日,有人在香港传出一道“黑道追杀令”,默示要将张柏芝的父亲“髯毛勇”置于死地,随后又传出了“黑道奸杀令”,称若是“髯毛勇”不涌现,便要“父债女还”,对他的女儿“先奸后杀”。在会上,张柏芝曾说:“我认为好无辜,好无助,真的好惧怕。但置信香港究竟是个法治之区,以是我暂时不会请保镳,也不会搬场。我唯一担忧等于我妈咪,因为妈咪最担忧的等于我。”透过她那不安的神气和浮肿的眼睑,人们第一次发现当时的柏芝确实只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。但是,年代轮转,她那种简略与随性也并无转变。 事业有成的柏芝,老是把家庭摆在非常重要的位置。她为离异父母各自置办了一套房子,还买了6辆车送给家人。张柏芝畴前接收采访时谈及家人,就有一种难以粉饰的快乐,赐顾帮衬性命中最重要的一群人是让她最开心的工作。 (稿源:红网最爱李哲)